• 2014

    全球互联网产业发展日新月异,法律问题亦层出不穷。11月22-23日,由北京大学法学院、斯坦福大学法学院、牛津大学法学院主办的第三届“2014北大·斯坦福·牛津:互联网法律与公共政策研讨会在北京大学举行。本次研讨会由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支持。研讨会汇聚了中美欧顶尖法学家、官员、企业高管和律师,共同探究互联网法治发展的未来。

    为期一天半的会议,与会嘉宾围绕网络治理与网络中立、计算机软件专利的保护、互联网金融、公司治理、互联网竞争政策等问题进行深入探讨。与会嘉宾一致认为,此次研讨会为中美欧各方代表在互联网法律与公共政策研究领域开展合作交流进行了积极、成功地探索。

     

    顶级法学专家聚焦互联网法律政策

    --------北京大学和斯坦福大学两校法学院已于2012年、2013年分别在北京大学和斯坦福大学成功举办第一、二届“北大·斯坦福大学互联网法律与公共政策研讨会”,并取得良好的科研成果和国际影响。鉴于牛津大学在互联网法律与公共政策研究方面的卓越地位及共同研究兴趣,北京大学法学院与斯坦福大学法学院邀请牛津大学法学院共同举办第三届北大·斯坦福·牛津互联网法律与公共政策研讨会。

    北京大学法学院院长张守文教授表示,中国现在在全面的深化改革,全面的推进依法治国,在这样一个大背景下,北京大学、斯坦福大学、牛津大学三所名校,跨越三大州,连接两大法系,一起进行互联网法律和公共政策研究,非常有意义。

    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秘书长、北京卓亚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理事长周成奎表示,互联网在改变着人类社会,这对社会管理、公共政策都提出了挑战。尽管我国已经颁布了一系列与互联网有关的法律和法规、规章,但总的来看,还是远远不够的,我们的法制建设跟不上互联网时代的发展。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提出来,要加强互联网领域的立法,要完善网络信息的服务,网络安全的保护,和网络在社会管理方面的法制建设,这是非常必要的。

    腾讯公司副总裁艾文博表示,互联网的国际化特征,使得互联网法律政策与网络治理成为全球社会共同关注的议题,无论是在中国、美国、欧洲还是其他地方,互联网法律面临的挑战,实质上都是相通的。要解决挑战,需要各国专业人士一同努力。希望能搭建一座沟通互联网产业与法律研究的重要桥梁,推动建立有利于行业长期发展的规则体系。

     

     

    一、网络治理与网络中立

    第一议题是“网络治理与网络中立”,由北京大学法学院薛军教授主持。随着信息网络的深入发展,如何进行网络治理、网络治理中是否需要中立、如何治理网络环境下的隐私保护等问题日益成为公众关注的话题。

    斯坦福大学法学院的Marvin Ammori研究员对网络中立持支持态度,他认为,网络中立代表了很多美国公司的想法,网络中立实际上就是网络服务提供者(在美国主要是电话和电缆的公司)应该对互联网企业一视同仁,而不是一些网站比其他网站得到更多的服务。网络中立对未来的经济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第一,网络中立可以保证美国网络保持当前的状态。互联网本身运用广泛,人们通过互联网交友、学习等等,这不应当被电话、电缆公司所阻碍;第二,网络对人们的教育、金融意义重大。电话或者电缆公司不应该通过创造一些所谓的“快车道”去屏蔽部分公司;第三,需要提供“低廉成本”的创新的机会,例如Facebook, Google等企业都是因为有良好的网络环境才能够得以创办;第四,要保证互联网的基本技术和功能,来促进创新。就像无人驾驶汽车,需要通过互联网进行控制,这些新的工具都需要互联网的支持;第五,要保证市场的健康发展,使得全球性公司能够在美国市场竞争。如果对竞争者收取高额费用的话,国外的竞争者可能就无法进入美国的市场。

    牛津传媒法律与政策比较研究中心理事会主席Mark Howard Stephens就《被遗忘权:欧盟当下面临的发展与挑战》作主题发言,他认为被遗忘权存在三个问题:第一、欺骗性问题。人们可以要求把不良的信息从网络空间清除掉。比如一个医生因为自己的技术不精湛,出了医疗事故,在一段时间之后,他也会要求把关于医疗事故的信息撤下来。这就导致在搜索好医生和坏医生的时候,部分信息因为被撤销而具有欺骗性。第二、影响搜索结果的准确度,被遗忘权可能会成为对过去的一种误导。如果某人是名人,他的记录和普通人相比,停留的时间就会更久。被遗忘权提供了一个在公众面前重塑形象的机会,但有时候其实是对过去的一种误导。第三、搜索引擎只是从域名上面去移除信息或者数据,比如从后缀名去除掉相关的数据,但是其他平台依然存在。他还认为,在未来的12个月中欧盟将会出台新的法案来替代现有的1995年出台的法律,可能会实现更加有效的移除办法。如果不遵守,那么罚款的数额或将达到其全球收益的2%或5%,相信新法案不管对中国公司,还是美国公司,影响都会很大。

    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主任张平教授就大数据应用中的个人信息保护问题重申了《互联网企业信息保护测评标准》的学术倡议,并发布1.0英文版。她认为,中国很多互联网企业在个人信息保护方面处在无意识状态,没有制定相应的隐私政策,希望企业能够提高对个人信息保护的认识。

     

     

    二、移动互联网对社会的影响

    第二议题“移动互联网对社会的影响”,由斯坦福大学法学院中国指导案例研究项目负责人Mei Gechlik主持。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对整个社会产生重大影响,包括传统的法律制度,并深刻影响社会民生。

    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秘书长司晓博士作了《移动互联助推“智慧民生”》的专题发言。司晓博士从移动互联产业趋势、“智慧民生”和“开放合作”三个部分详细阐述了移动互联与“智慧民生”的关系,并以腾讯公司的大量前沿实践进行了直观展示。全球步入移动互联“连接一切”的时代,包括人与人,人与设备、设备与设备、人与服务的连接等。互联网技术,尤其是移动互联技术对传统的第一、第二产业,公共服务,乃至基础服务领域的渗透。“智慧民生”侧重连接人与公共服务,以确保中国目前现有的医疗、教育、交通等公共服务资源在相对稀缺的情况下,能够被最大化、最大效率地利用。随后司晓博士又从智慧连接、大数据智慧管理和城乡协调发展三个方面进行详细阐述。在智慧连接—电子政务方面,目前中国电子政务的主要形态可以分为以下四类:第一是政府网站;第二是新闻发言人;第三和第四都与移动互联紧密相关,就是目前的微博和微信。在大数据智慧管理等领域方面,“大数据管家”服务可以为社会治理、公共服务提供大数据分析支持,并为研究民生热点问题,打造“大数据定制服务”。最后移动互联将有效消除数字鸿沟,促进城乡协调发展。最后,司晓博士还宣布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网站(tisi.org)正式上线。

    吉布森律师事务所Andres Font Galarza作了题为《欧盟移动互联网面临的挑战》发言。他认为,数字业务尤其是电商对于更好地巩固欧洲市场和数字化进程非常重要,在接下来的几年内数字业务的竞争政策执行将会越来越重要。如果不填补立法空缺,最后法律没有办法为市场服务,消费者也无法从中获益。

    中国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副秘书长牛凯在以《网络环境下未成年人的立法保护》为题的演讲中提到,未成年人网络社会存在的主要问题包括:网瘾问题、网络色情与暴力问题、网络欺凌问题、网络黑客问题以及网络犯罪等。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立法势在必行。目前国务院法制办和国家网信办,已经将《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纳入了立法计划,年内将完成初稿。他认为首先在理念上应该遵循以下理念:儿童利益最大化的理念,对儿童进行优先保护的理念等。应该处理好以下几个关系:体现中国立法特色与吸收借鉴国外经验的关系;网络个人行为和网络虚拟群体之间的关系;弘扬社会主旋律与保留个性空间发展的关系;国家管理与网络自由秩序的关系;法律手段和技术手段的关系;政府、司法机关与社会团体、网络服务业的关系。

    安客诚公司全球隐私与公共政策执行官Jennifer Barrett Glasgow 作了《21世纪的隐私规则》的主题发言,主要包括三个方面:首先,在数字化不断发展的今天,数据搜集更多是通过观测得到的,有的数据是从其他数据中间算出或者推测得到的,还可以从科学预测中推断数据。数据可以引导我们,或者帮助我们测评行为的正当性。其次,移动互联网中新出现的监管挑战,包括透明和通知方面的挑战,是否要通知信息搜集的对象要搜集的内容,并给予一定的选择权。最后,她认为对于隐私保护,应该让科技为人们所用,更好地帮助人们保护隐私。

     

     

     

    三、互联网与计算机软件专利保护

    第三议题“互联网与计算机软件专利保护”,由北京大学法学院访问教授孙远钊主持。计算机软件的可专利性问题一直为业界所热议,中美欧对此都有不同的立场。围绕这一议题,牛津大学法学院的RogierCreemers研究员、谷歌Joe Brennan先生等先后发言。

    牛津大学传媒法律与政策比较研究中心研究员RogierCreemers作了题为《交叉内容与版权:欧盟的最新发展》的发言。他以三个实际案例说明了欧盟在版权方面的最新发展。第一个案例是英国的Meltwater案,它主要是以新闻类目来提供新闻出版,然后将新闻内容提供给众多的订阅户。英国联邦最高法院根据《复制、设计与专利法》第28条(执行欧盟指令)认为,对合法地使用版权,如果说复制不是无限期地存储在硬盘上,就可以科技与技术的名义进行传播,如果没有缓存技术,互联网是没有办法正常运作的,因为它涉及到对网页最基础的使用。因为只要浏览网页,都会形成复制或者缓存。第二个案例是Svensson案,该案与内容链接有关,《欧盟信息社会版权指令》中提到对版权人需要高度保护。然而这样的保护必须要体现如何定义“向公众传播”,谁是公众?怎么样才能算是公众?而之前定义中公众的范围很大。法院认为,通过因特网进行链接的文章是不会造成版权问题的,但在这里有收费和其他一些保护措施。因此,我们必须要做一个区分,即付费的用户和更加广泛的免费用户之间的区别。第三个案例是德国Bestwater案,一家水过滤器的制造商通过一段视频来做过滤器广告,而它的视频也被嵌入到其他网页中,它可以随YouTube通过小窗口下载。在这里也有一个新问题,嵌入第三方内容是否构成向公众传播呢?CJEU(the Court of Justice of the European Union)在这方面没有深究,但是这个问题还是悬而未决。

    谷歌公司专利顾问Joe Brennan作了《美国的软件专利》发言,他表示,在美国1981年的Diamond v. Diehr案中,一个数学计算公式或者使用这样的公式进行一个有结构的运算过程,最后提供一种功能。实际上,这个过程就是一个软件专利。这个案件创造了美国软件专利申请的先例。从软件专利改革现状来说,美国于2011年通过《美国发明法案》,同时还包括其他法案。另外,有三个行政程序是与软件专利相关的,包括《美国专利商标局审查指南》、《行政审判程序》、《专利质量指南》。美国USPTO要求专门审查软件专利,特别是在Alice v. CLS Bank案之后。实际上,互联网企业现在非常需要这项改革。

     

     

     

    四、互联网金融

    第四议题是“互联网金融”,由北京大学法学院彭冰教授主持。目前互联网金融是国内外的热门话题,人们对于第三方支付和互联网融资(众筹)的讨论此起彼伏。

    工信部电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所长鲁春丛作了《互联网金融为何在中国快速崛起》演讲。他认为,我国互联网金融自2012年以来蓬勃发展,归结于五个环境:其一,需求环境。与日益增长的多样化社会投融资需求相比,现有的金融产品和服务在覆盖范围、服务水平、技术手段等方面难以满足现实需求,这为互联网金融发展提供了广阔的需求空间。其二,产业环境。移动互联网异军突起,智能手机迅速渗透,行业用户结构发生根本性变化,移动智能手机渗透率达到70%,成为互联网金融业务的重要入口。其三,消费环境。我国移动互联网流量正处于流量爆发期。其四,电商环境。经过17年的快速发展,我国电子商务产业正在由快速成长期进入稳定成熟期,B2B、B2C、C2C、团购等业务全面发展。其五,监管环境。互联网金融跨界经营,原有的监管制度要求难以适应新生事物,监管难度更大甚至存在空白。我国只对出现较早、规模较大的第三方支付业务实行了牌照管理。除此之外,对于P2P网络借贷、网络小额贷款、众筹融资等业务,既没有准入门槛,也没有资本金要求,在饱受争议中,互联网金融借势突破,形成一支零散而气势宏伟的金融力量。

    11月23日冷餐会期间,斯坦福大学法学院Lillick讲席教授Paul Goldstein 带来了题为《著作权许可的未来平台》的午间演讲。张平教授主持了午间演讲,并对Paul Goldstein的有关网络时代的著作权许可解决方案进行了回应,再次强调版权人可以通过版权自助许可协议解决互联网版权许可难题。

     

     

     

    五、公司治理

    第五议题“公司治理”,由北京大学法学院杨明教授主持。互联网企业在发展到一定阶段后,往往会寻求海内外的IPO。那么,互联网企业的IPO,在公司治理尤其是股权方面,会有什么突破呢?

    牛津大学传媒法律与政策比较研究中心创始人Monroe Price带来了《治理文化视角下解读网络战略架构》演讲。他认为,在联合国全球共同治理的框架之下的网络安全和网络发展是互联网战略架构之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在乌镇召开的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延续了中国关于网络治理的白皮书的中心思想,包括网络战略架构、中国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互联网在社会之中的角色等内容。相信未来会有很多的世界互联网会议进行不同战略架构的对比。基于多视角考虑的网络战略架构才能既在不同的国家之间形成对互联网理解的一致性。

    斯坦福法学院教授Michael Klausner作了题为《互联网企业的双层股权》主题演讲。他认为,很多互联网公司去美国上市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美国有双层股权的设置而香港交易所没有,美国允许双层股权的设置吸引了很多中国的企业,占美国上市中国企业总数的三分之一。就双层股权的影响而言,采取双重股权的企业更重视企业的长期的价值,但是这种积极的长期影响很难进行量化并体现在企业的股东回报率上。如何才能对双层股权设置有效的监管制度?是把双层股权企业的IPO这个阶段去除掉?还是在公司上市后进行规制?一旦具有双层股权企业的上市以后,如何保护损害IPO阶段的股东权益?Michael Klausner认为,双重股权和国家的背景及投资环境有关,每个国家都不一样,因此也很难有一个一致的结论。不管我们在评价双层股权,还是讨论双层股权监管的时候,都必须要在国家不同的司法制度情况下来思考问题。

    北京大学法学院邓峰教授带来了《从中国发展现状看双层融资》专题演讲。他认为,双层融资在中国是一个很火的话题,特别是在阿里巴巴通过在美国双层融资上市达到了2100亿的市值之后。此前中国政府出台了一个混合所有制改革,很多经济学家和法律专家也都提出了一个像黄金股或者优先股的概念来促进股权的改革。邓峰认为,在过去的十年,有很多的国企私有化,中国的资本市场实际上已经存在很多不同的临时种类的股份,这个是双层融资的现状。这是一个现实,而且跟现有的《公司法》是相悖的。所以要想放松对双层融资的管制,就必须要解决一些资本市场上更加实际的问题,比如说双层融资的估值是什么样的,投票是如何计算的。

     

     

     

    六、互联网不正当竞争

    第六论议题“互联网不正当竞争”,由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李明德主持。互联网企业在发展中壮大,企业间的竞争也进入白热化,不正当竞争问题尤为明显,如何让企业进行有序竞争,便成为一大难题。对此,斯坦福大学法学院Phillip R. Malone教授、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副秘书长张钦坤等先后提出各自的建议。

    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教授Phillip R.Malone以《网络上的竞争,优势地位与创新》为题,作了专题发言。他认为互联网环境中,存在三种不正当竞争行为。一是竞争性的商标关键字问题。在搜索引擎上搜索某企业产品或服务的有关关键字,可能会出现相关竞争者的搜索结果。二是搜索引擎使用作品内容侵犯著作权问题。三是反垄断法问题。关于谷歌搜索的反垄断调查。美国和欧盟均对谷歌搜索过程以及进行搜索的方法进行过有关调查,美国的联邦贸易协会(FTC),经过长期调查,认为谷歌的搜索过程是一种歧视性的行为:将自己品牌的服务供应商放在搜索条目的最前面,而将其竞争者的服务商放在后面。

    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副秘书长张钦坤博士从实证研究的角度出发,归纳总结出我国互联网不正当竞争的阶段性特征。从目前案例时间跨度和案情分析来看,中国的互联网不正当竞争案件可以简单划分为三个阶段。(一)第一阶段:2002年——2006年。这一阶段的互联网不正当竞争案件主要分为两大类:软件干扰和诋毁商誉。(二)第二阶段:2006年——2011年。典型案件有如下三类:1. 基础运营商与网络服务商之间的不正当竞争案件,以百度诉青岛联通案为典型。2. 安全软件评测所引发的不正当竞争行为案件主要涉及到软件干扰和商誉诋毁问题。如百度诉360安全卫士评测超级搜霸和搜索伴侣案、金山诉360安全卫士阻碍其安装案等。3. 以3Q事件为代表的复合型不正当竞争案件。该事件涉及到软件干扰、诋毁商誉和搭便车三类不正当竞争行为。(三)第三阶段:2011年——至今。这一阶段的案件以浏览器相关案件为主,典型案件为以3B事件为代表的360插标案和robots协议案,以及优酷诉猎豹浏览器屏蔽广告案和诉UC浏览器下载视频案。

  • 2014年

    2014北大-斯坦福-牛津互联网法律政策与公共政策研讨会

    2014 Peking-Oxford -Stanford University Internet Law and Public Policy Conference

    时间/Time:2014年11月22日-23日 November 22-23, 2014

    地点/Address:北京大学法学院凯原楼学术报告厅 Leo KoGuan Building, Peking University Law School

     

    The First day

    时间/Time:11月 22日 November 22, 2014

    地点/Address: 北京大学法学院(凯原楼)学术报告厅 Leo KoGuan Building, Peking University Law School(PULS)

     

    1:30-2:00 p.m. GMT+8 报到 Registration

    2:00-2:36 p.m. 开幕 Opening ceremony

    主持人 Moderator:王锡锌,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

    WANG Xixin, Deputy Dean and Professor, PULS

    开幕致辞 Opening speech

    • 施禹之,全国人大财经委调研室副主任

    SHI Yuzhi, Deputy Director, Research Institute, Financial and Economic Committee, NPC

    • 周成奎,全国人大常委会副秘书长,北京卓亚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理事长

    ZHOU Chengkui, Former Deputy Secretary, Standing Committee, NPC; Chairman, Beijing Zhuo-Ya Economy and Society Development Research Center

    • 陈锦川,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副院长

    CHEN Jinchuan, Vice President, Beijing People’ Court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 Michael Klausner,斯坦福大学法学院商学教授和法学教授

    Michael Klausner, Professor, SLS

    • Benoit Lory,欧盟中国知识产权部长顾问(待定)

    Benoit Lory, Minister Counsellor, IP in the EU Delegation(TBD)

    • Monroe Price, 牛津大学传媒法律与政策比较研究中心创始人

    Monroe Price, Founder, Programme in Comparative Media Law and Policy (PCMLP), Oxford University

    • Brent Irvin, 腾讯公司副总裁

    Brent Irvin, Vice President, Tencent Inc.

    • 吴志攀, 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已向校办申报,待批复)

    WU Zhipan, Executive Vice president, Peking University(TBD)

     

    2:36-2:50 p.m. 拍照 Group Photo Opp.

     

    2:50-4:15 p.m. 网络治理与网络中立 Internet governance and network neutrality

    主持人/Moderator:薛军,北京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

       XUE Jun, Vice Dean and Professor, PULS

     

    • Marvin Ammori,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教授 

    Marvin Ammori, Affiliate Scholar, SLS

    讲题/Topic:美国网络中立 Network Neutrality in the US

    • Ginevra Peruginelli, Researcher, Institute of Legal Information Theory and Techniques,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of Italy

    讲题/Topic:网络治理与法律的自由获取 Internet governance and free access to law: a glance

    • Mark Howard Stephens, 牛津大学传媒法律与政策比较研究中心理事会主席,英国HowardKennedy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Mark Howard Stephens, Chair, PCMLP Advisory and Management Board, OLS; Partner, HowardKennedy LLP

    讲题/Topic:被遗忘的权利:欧盟当下面临的发展与挑战 The Right to be Forgotten: Current Developments and Challenges in the EU

    • 司晓,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秘书长 

    Jason SI, Secretary General, Tencent Internet & Society Institute

     

    4:15-4:30 p.m. 茶歇 Break

     

    4:30-6:10 p.m. 移动互联网对社会的影响 Influence of mobile Internet on the society

    主持人/Moderator:贺卫方,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HE Weifang, Professor, PULS

     

    • Jennifer Barrett,安客诚公司首席隐私官

    Jennifer Barrett, Chief Privacy Officer,Acxiom

    讲题/Topic:Global Privacy and Public Policy Executive

    • Catherine Crump,加州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

    Catherine Crump, Assistant Clinical Professor of Law, UC Berkeley

    讲题/Topic:Recent Developments in U.S. Constitutional Law Regarding the Right of Privacy in Cell Phone Data

    • Andres Font Galarza,格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Andres Font Galarza, Partner, Gibson, Dunn & Crutcher LLP

    讲题/Topic:Policy Challenges in the EU Mobile Internet Sectors

    • 张平,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ZhANG Ping, Professor, PULS

    讲题/Topic:The release of Evaluation Standard for Internet Enterprises’ Protection of Personal Information

     

    6:20 p.m. 欢迎晚宴 Welcome Banquet 博雅国际酒店(仅限邀请嘉宾)

    The Lakeview Hotel (By invitation)

     

     

    The Second Day

    时间/Time:11月 23日 November 23, 2014

    地点/Address: 北京大学法学院(凯原楼)学术报告厅 Leo KoGuan Building, Peking University Law School(PULS)

     

    9:00-10:40 a.m. 互联网与计算机软件专利的保护 Protection of Internet and computer software patents

    主持人/Moderator:孙远钊,北京大学法学院访问教授

    Andy Y. SUN, Visiting Professor, PULS

    • Joe Brennan, Google

    Joe Brennan, 谷歌法务

    • Rogier Creemers,牛津大学传媒法律与政策比较研究中心研究员

    Rogier Creemers, Research officer, PCMLP, OLS

    • 李亚虹,香港大学法学院教授

    LI Yahong, Professor, School of Law, Hongkong University

    • 刘明,工信部软件与集成电路促进中心副处长

    LIU Ming, Associate Director, CSIP of MIIT

    • Lisa Ouellette,斯坦福大学法学院助理教授

    Lisa Ouellette , Assistant Professor , SLS

    讲题/Topic:Recent Developments in U.S. Law Affecting Software and Internet Patents

     

    10:40-10:50 a.m. 茶歇 Break

     

    10:50-12:15a.m. 互联网金融 Internet finance

    主持人/Moderator:彭冰,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PENG Bing, Professor, PULS

    • Lars Hornuf,特里尔大学经济法教授

    Lars Hornuf, Professor of Law and Economics, University of Trier

    讲题/Topic:众筹的监管 Regulating Crowdinvesting

    • 鲁春丛,工信部电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长

    LU Chuncong, Director, Institute of Policy and Economy, China Academy of Telecommunication Research of MIT

    讲题/Topic:互联网金融为何在中国快速崛起

    • Nicole Stremlau,牛津大学传媒法律与政策比较研究中心主任

    Nicole Stremlau,Head, PCMLP, OLS

    讲题/Topic:非洲创新:移动钱包与争端解决 Africa Innovates: Mobile Money and Dispute Resolution

    • 温信祥,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副所长

    Wen Xinxiang, Deputy Director, Research Institute,The people's Bank of China

     

    12:15-1:10 p.m. 冷餐 Buffet

    午间演讲/ Speech:版权许可的未来平台

    Future Platforms for Copyright Licensing

    发言人/Speaker:Paul Goldstein 教授,斯坦福大学法学院

    Paul Goldstein, Lillick Professor of Law, SLS

     

    1:30-2:55 p.m. 公司治理 Corporate governance

    主持人/Moderator:杨明,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YANG Ming, Professor, PULS

    • Bonnie Chan, 达维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Bonnie Chan, Partner, Davis Polk & Wardwell

    讲题/Topic:The use of VIEs and related corporate governance issues

    • 邓峰,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DENG Feng, Associate Professor, PULS

    讲题/Topic:Dual Captialization Regulation: A Chinese Context

    • Michael Klausner,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教授

    Michael Klausner, Professor of, SLS

    讲题/Topic:Dual class stock

    • Monroe Price, 牛津大学传媒法律与政策比较研究中心创始人,宾夕法尼亚大学安纳博格传播学院全球传播研究中心主任

    Monroe Price, Founder, PCMLP, OLS; Director, Center for Global Communication Studies, Annenberg School For Communication,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讲题/Topic:The Foreign Policies of the Internet: Corporations as Strategic Communicators

     

    2:55-3:10 p.m. 茶歇 Break

     

    3:10-4:50 p.m.互联网不正当竞争 Unfair competition on the Internet

    主持人/Moderator:李明德,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所研究员

    LI Mingde, Research Fellow, Institute of Law of Chinese Academy of Social Sciences

    • Richard Danbury ,剑桥大学

    Richard Danbury, Cambridge University Law School(CLS)

    讲题/Topic:Saving News? Comparative legal responses to threats to the business of news in the digital environment

    • 吴汉东,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教授(待定)

    WU Hangdong, Professor,School of Law, Zhongnan University of Economics and Law(TBD)

    • Phillip R. Malone,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教授

    Phillip R. Malone, Professor, SLS

    • 肖江平,北京大学法学院副教授

    XIAO Jiangping, Associate Professor, PULS

    • 张钦坤,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副秘书长

    讲题/Topic:Unfair Competition on the internet: An Empirical Study of Chinese Case Law

     

    4:50-5:05 P.m. 闭幕式 Closing ceremony

    主持人/Moderator:张平,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ZHANG Ping, Professor, PULS

    北大代表:张守文,北京大学法学院院长

    Representative of Peking: ZhANG Shouwen, Dean and Professor,PULS

    • 斯坦福代表:Michael Klausner,斯坦福大学法学院商学教授和法学教授

    Representaitve of Stanford: Professor Michael Klausner

    • 牛津代表:Monroe Price,教授

    Representative of Oxford: Monroe Price, Founder, Programme in Comparative

     

    6:30 p.m 晚宴 Banquet

     

     

     

  • 2014年嘉宾简介

  • 2014年发言观点

    添加网站元素或自定义排版

    1.移动互联助推“智慧民生” , 司晓 ,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秘书长

    2.美国的软件专利,Joe Brennan ,谷歌公司专利顾问

    3.21世纪的隐私规则,Jennifer Barrett Glasgow,安客诚公司全球隐私与公共政策执行官

    4.网络环境下未成年人的立法保护,牛凯,中国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副秘书长

    5.欧盟移动互联网面临的挑战,Andres Font Galarza,吉布森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6.大数据时代个人信息的法律保护——《互联网企业个人信息保护测评标准》及抽样分析,张平,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主任

    7.被遗忘权:欧盟当下面临的发展与挑战,Mark Howard Stephens ,牛津大学传媒法律与政策比较研究中心理事会主席

    8. Brent Irvin:互联网法律问题是全球性问题

    9.互联网企业的双层股权,Michael Klausner,斯坦福法学院教授

    10.网络上的竞争,优势地位与创新,Phillip R.Malone, 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教授

    11.网络中立影响未来经济的五个方面,Marvin Ammori,斯坦福大学法学院兼职研究员



    1

    移动互联助推“智慧民生”

    司晓 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秘书长


    ●11月22日,由北京大学法学院、斯坦福大学法学院、牛津大学法学院共同主办的“2014:北大-斯坦福-牛津:互联网法律与公共政策研讨会”在北京大学举行。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秘书长司晓博士发表题为《移动互联与“智慧民生”》的演讲。

    ●司晓博士以移动互联产业趋势为切入,重点阐述了腾讯在“智慧民生”方面的研究成果和探索,并以腾讯公司的大量前沿实践进行了直观展示。此外,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网站(tisi.org)也正式上线。

    全球步入移动互联“连接一切”的时代

    女士们先生们,非常高兴有这样的一个机会,跟大家讲一讲我们在移动互联方面的一些研究成果,以及我们现在的一些推动“智慧民生”的项目。我的演讲主要分为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关于移动互联的产业趋势,一部分是在“智慧民生”方面我们做的探索。

    第一部分,是我们对产业趋势发展的预测和判断。第一个趋势是,全球已经步入了移动互联连接一切的时代。这里我想用大航海时代做一个类比,大航海时代人类的足迹遍布全球,同时也带动了动植物的跨区域物理迁徙;可以说航海技术的发展,带动了包括人类在内各物种的跨区域物理迁徙和连接。而科技和信息技术,尤其是移动互联的发展使得我们有能力把一切通过数字化的方式连接起来,全球已步入连接一切的时代。正如我们公司CEO马化腾先生在刚刚结束的世界互联网大会所提出的腾讯要做“连接器”,我们的愿景是通过产品和服务实现人与人的连接,人与设备、设备与设备、人与服务的连接。接下来我将重点介绍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在加强人与公共服务连接方面的探索和实践。

    移动互联助力智慧民生

    下面我将重点分享我们在“智慧城市”还有“智慧民生”领域中所做的探索。我们希望“智慧民生”侧重于连接与服务,特别是连接人与公共服务,以确保中国在目前现有的医疗、教育、交通等公共服务资源在相对稀缺的情况下,能够被最大化、最大效率地利用。接下来,我将从智慧连接、大数据智慧管理和城乡协调发展三个方面进行详细阐述。

    在智慧连接方面,首先我想先从电子政务谈起。目前中国电子政务的主要形态可以分为以下四类:第一是政府网站;第二是新闻发言人;第三和第四都与移动互联紧密相关,就是目前的微博和微信。微博具有强媒体弱社交的属性,适合做政务信息发布;而微信则具有相反的弱媒体强社交属性,其强项在于更强的点对点传播、精准性和互动性,因此它可以成为连接人与公共服务,替代政府窗口单位进行政务服务的平台。

    下面我想通过几个具体的例子,来说明我们在这个领域中所做的一些探索。

    第一个就是在移动医疗领域。大家都知道,在中国看病需要预约、支付、挂号,还有候诊、拿报告种种环节。在移动互联普及之前,可能每一个环节都要排队。我们无法知道医院有多少人,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挂上号,到了那里才能知道。以广东省妇幼保健院为例,大家添加了公众号就可以直接查看医院的介绍、科室的介绍、医生的介绍,并可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选择就诊医生并挂号。你可以看到前面还有多少人在候诊,也就意味着你可以在恰当的时候再过去,这样就不会发生排队的情况,同时支付也变得非常方便。

    下一个例子跟我们的法律人紧密相关。深圳市的罗湖法院做了一个在我看来非常有创新的案例,他们能够通过微信的公众号完成整个立案过程。这也就意味着在开庭之前,你本人不需要到法院去。大家都知道, 按照中国的法律,在开庭之前提交证据是不需要提交原件的,可以通过扫描件完成。这就意味着通过微信的拍照、上传功能即可完成前面的所有程序,避免来回往返于法院。

    另一个例子是武汉交警的微信平台。它每年可以帮助政府节省300个警力,同时可以通过避免在窗口排队,帮助武汉的驾驶人员每年节省约140万个小时。另外,我们还可以利用微信进行水电燃气费便捷支付、户政办理等等公共服务案例,可见政务微信大有可为。

    大数据助力智慧管理

    除了刚才提到的智慧连接以外,我们在大数据智慧管理等领域也做了尝试和探索,看看还可以给大家的生活带来什么改变。在今年6月由人民论坛主办的首届国家治理高峰论坛上,我们提出了“大数据中国”的概念,其中包含两个产品,第一个是“大数据管家”服务,第二个是“企鹅博士”项目。“大数据管家”服务可以为社会治理、公共服务提供大数据分析支持,并为研究民生热点问题,打造“大数据定制服务”。 除了公司比较可爱的QQ形象之外,我们在“企鹅博士”项目中希望另外打造一支风趣、睿智、犀利、有智慧的企鹅。我们做这个项目的目的,就是希望可以利用QQ还有微信的海量数据对公共管理做一定的提升。

    我这里举个例子。这张图是腾讯大厦二楼展现的QQ在线用户即时分布图,其中在黑河到腾冲连线的东南方集中了QQ用户的90%,这和1935年中国非常著名的地理学家胡焕庸先生做的“胡焕庸线”高度吻合。此外,中国的景区、加油站,乃至雾霾的分布都和这个图产生非常高的正相关关系。因此QQ大数据对研究其他社会问题具有极高的学术价值。当然,大数据的分析也可以帮助我们做预测,最有名的案例大家都知道,是谷歌预测流感的发生。

    这里有两个例子。在“数字里的春节”QQ大数据案例中,我们统计了春节时除夕夜QQ消息的发送量,它可以反过来印证哪个节目对观众有吸引力。我们这个数据可能要比CCTV我最爱的春晚节目评选更加客观。同样我们也发布了睡眠质量报告。

    下面是大数据在科学管理中的具体应用,这个例子我想重点讲一下。QQ大数据之《春节都去哪儿了》以数据和图表反映出了春节期间人口迁移的实时动态以及人群特征,这些数据可以帮助我们的交管部门更加科学地进行运力调度与配置。据我们统计,今年春节共有16.52亿人次加入到春运大军中,这也是春节期间中国特有的人口迁徙。这其中我们对年龄段做了一个粗略的统计;也发现越来越多的人选择春节出国游,而美国和东南亚成为了春节游的首选。

    同样有意思的是腾讯公益慈善基金会的一份数据报告。这份报告以非常鲜活的数据反映出了腾讯公益慈善平台上用户的行为特征,人群特征以及行为背后的动因,为更好地进行慈善管理提供了基础。截止今年11月21日,网民通过我们平台的捐款超过了2.37亿,而这2.37亿是由2463万次的捐赠完成的,这也意味着平均每次的捐赠不到十块钱。我们认为这种小额捐赠的公益模式大有可为。我想强调的不仅仅是这里,而是其中更有意思的数据。比如根据大数据的分析,其中80%的捐款来自于男性,而非我们惯常以为的女人的心更加柔软。我们也进行了一些心理学的分析,这并不意味着女性不乐于慈善,而是她们通过网络捐赠的方式不如男性强。同样,大家都说90后是叛逆的一代,但是我们数据反映出来的是80后和90后占到了捐款的79%,而且90后超过80后,所以我们认为年轻一代是更有希望的一代。我们还做了个统计,当捐款平台的默认捐款是10块钱时,客户的平均捐款为17.6块钱;当我们把这个数值调到了20,就发现用户的捐款上升到了36块。这些都是非常有意思,利用大数据可以更加好管理慈善的案例。

    不仅如此,正如刚刚提到的春运案例,大数据对于我们提高运力管理,甚至我们在立法中的科学决策等等,我觉得都有着非常高的价值。

    移动互联将有效消除数字鸿沟

    最后我想提一下城乡协调发展,也就是我们讲的如何消除“数字鸿沟”。我相信这个是很多国际研究、科研机构的学者,尤其是慈善领域中的学者,乃至联合国所非常关注的一个话题。根据GSM协会《移动经济2014:撒哈拉以南非洲》报告显示,在2014年6月底,撒哈拉以南非洲移动用户数量为3.29亿,在2020年时将会达到5亿,接近整个地区人口的50%。移动互联技术给他们的生活带来的质的提升和改变。这也就意味着在非洲这些相对落后的地区,移动互联的发展会更加地迅速。因为移动终端设备价格是非常低廉的,现在100美元以下的手机在中国非常普及。通过这种方式把全球最后10亿人接入互联网,应该是更为可行且更为有效的方式。

    所以我们也在进行类似的尝试。当前,中国政府正在通过科技扶贫的方式帮助偏远地区架设移动通信网络,建立硬件的信息高速公路,而腾讯的公益慈善基金会和研究院正在一起积极探索移动互联改变乡村的可复制模式。我们在云贵地区尝试选择了3个村庄,给当地的人们配备手机,教他们如何利用手机获得医疗、教育等信息,以及如何利用手机把自己的农产品在京东、阿里巴巴等平台上直接销售,通过“公平贸易”的理念,让农民在家门附近就能够得到一份有尊严的收入。后续,我们将会建议移动互联改善乡村的可复制模型,为政府的“科技扶贫”提供服务设计的全套解决方案。可以说,移动互联技术的发展和普及为中国农村地区的跨越式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契机。

    在刚刚结束的海南博鳌“2014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我们公布了一组数据,在整个腾讯开放平台上面,现在有240万的应用,超过500万的应用开发者,现在我们平台上的合作伙伴总估值已经超过了2000亿。就是马总讲的,我们真的实现了承诺,实现了我们在三年前提出通过我们的开放战略再造一个腾讯的承诺。三年前腾讯的市值大概是2000亿左右,现在我们刚好真的实现了当时的承诺。这也是一个趋势和愿景,我们会更加坚定地在开放的道路上继续前进!

    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网站 (tisi.org)上线

    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有非常多的案例和数据,我们历来也非常重视与高校和科研机构的合作,“北大-斯坦福-牛津互联网法律与公共政策论坛”就是我们倡议发起的最为成功的活动之一。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欢迎多种形式的合作,并愿意以积极、开放的态度为“智慧民生”建设、提升社会福祉贡献出应有的力量!

    最后,我想借此机会宣布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网站(tisi.org)正式开通!研究院的所有项目和成果均将会通过网站和微信公众账号与大家分享,我们期待与各科研机构、大专院校共同开展合作研究!谢谢大家!




    2

    谷歌Joe Brennan:美国的软件专利

    美国的软件专利

    Joe Brennan ,谷歌公司专利顾问

    在美国,软件是如何申请专利的呢?我想大家都知道这个历史,在美国1981年的Diamond v. Diehr案中,一个数学计算公式或者使用这样的公式进行一个有结构的运算过程,最后提供一种功能。实际上,这个过程就是一个软件专利。这个案件是非常关键的,就是它创造了美国软件专利申请的先例。随后Diamond v. Diehr案在联邦法院进行了巡回判决,巡回法院认为一个软件算法具有创新性,它应该获得专利。在该案之后,类似的软件专利案件越来越多。

       下图是美国从1991年到2011年的专利许可情况,黑线代表与软件相关的专利许可情况,而蓝线代表的是其他方面专利许可的情况,相关统计数据来自美国2013年的一份政府报告。实际上,美国一些GAO也在关注这份专利报告。我们可以看到,软件专利在1991年开始时,这个数字大概是25000个,之后的2011年达到了125000个,增长了五倍,也就是说每年软件专利数量增长五倍。

       但是在美国,到底什么是软件专利呢?我们没有一个专门的USPTO(美国专利商标局,United States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简称PTO或USPTO)专利,PEU使用的是2003年一篇论文中的定义,它可能就是这里所说的软件专利。波斯顿大学的詹姆斯认为,软件专利的种类应该继续缩小,但是美国的GAO对软件专利的范围限定是比较准确的。柏森在论文中也有一个定义,我比较喜欢他的定义,这样我们能够看到美国的软件专利是什么或者说美国软件专利的主张是什么?软件专利是用一个算法来处理数据的,其中会有一些指令并且存储在记忆载体上。

       1998年发生了state street案,在该案之后很多人申请专利,但是审查者这时没有办法对申请的专利进行审查,也不知道如何审查专利是否合格,另外审查的数据库也没有一个很好的适用技术。90年代或者2000年的专利授权,其实基本上没有办法看到它是不是现有技术,因为那时没有现有技术能够帮助判断该项专利是否合格。在之后的几年,法院的判决有时候会有一些混乱,主要原因是专利的标准是非常抽象、模糊的,而且过度宽泛,模糊性和过度宽泛性使得我们很难知道该项软件专利的具体范围是什么。此外,权利人声称软件中有这样的功能,但是实际上并没有这样的功能。实际上,有多达几千个软件专利没有真正得到很好地使用。于是大家觉得软件专利的质量太低,学界也有这样的担忧。

       我们认为,在那个时间段内申请的软件专利,未来五到十年之后,可能都会有一些严重的后果。但是很遗憾,在美国审查者没有足够的时间审查每一项专利申请,一项专利申请只用20个小时技术审查,而且很难定义我们现在使用的术语。由于使用术语的欠缺,很难定义现有技术,于是这些申请者使用模糊宽泛的语言,以便拓宽专利适用的领域,而且专利局也没有要求澄清这些术语。

       下图这些数据也是来自GAO,左边这张图给大家展示的是我们估计的一些软件诉讼数据,统计的时间段为2007年到2011年。白色代表的是软件专利诉讼,蓝色则不是与软件相关的专利诉讼。分析显示:46%的诉讼都是与软件相关的,此外,2007年到2011年之间,64%的被告都是在软件诉讼方面,软件诉讼在这段时间的增长率是89%。

          专利资本化实体PME。根据各种研究,大概有84%的PME诉讼案件涉及到软件专利,这是2007年到2011年的数据。PME案件中93%的被告涉及到软件专利(其中46%的案件针对的是运营公司),41%的PME案件涉及商业模式专利。根据研究发现,对大公司来说诉讼基本上花费超过500万美元,小公司诉讼花费150万美元,大部分的花费是在法律程序中的披露阶段。大公司的专利资本化实体清算平均需花费727万美元,中小型公司的专利资本化实体清算需花费133万美元。PME商业模式是利用成本的不对称去找到最佳的“妨害解决”的方式。

       从软件专利改革现状来说,美国于2011年通过《美国发明法案》,同时还包括其他法案。另外,有三个行政程序是与软件专利相关的,包括《美国专利商标局审查指南》、《行政审判程序》、《专利质量指南》。美国USPTO要求专门审查软件专利,特别是在Alice v. CLS Bank案之后。实际上,我们现在非常需要这项改革。


    3


    安客诚Jennifer:21世纪的隐私规则

    21世纪的隐私规则

       Jennifer Barrett Glasgow 安客诚公司全球隐私与公共政策执行官

     Nicholas Carr曾说“科技塑造经济,经济决定社会”。现在社会变革的方向越来越国际化。我主要讲以下三个方面的内容:

    一、新数据和新的参与者造成的影响

       新数据和隐私有关的法律,都会涉及从个人那里搜集数据,包括透明度等问题。但是,在数字化不断发展的今天,特别是网络空间的发展,数据搜集的方法更多是通过观测得到的,比如说通过在网上发布的照片等,都可以观测到一些数据。每个人都有移动的终端,除了手机,还有心跳器、血压仪等设备,这些设备主动或者被动的提供个人数据。有的数据是从其他数据中间算出或者推测得到的。因为通过应用或者从一些过去的数据中,可能会推出新的数据,在美国有一个大的零售商,通过产品的销售就可以预测顾客有没有怀孕等信息。还可以从科学预测中推断数据。数据也可以引导我们,或者帮助我们测评行为的正当性。


    当前的商业都基于可识别的个人数据,不管是在欧洲、美洲还是亚洲,我们处于互联网中,有各种设备,我们并不知道这个设备属于哪个公司。有关设备的数据或者个人的数据被放在一个代理的数据库中,即使现在没有把信息进行聚合,但是完全可以在未来的某个时点进行再利用。我们必须要保证,防止这些其他的公司进行信息的再利用和进一步传播。现在已经有越来越多的政策出台,但并没有促使学术界进行更多的研究。

    这个领域有一些新的参与者。首先是平台(设备及运行系统),正是通过这些平台或者设备,人们可以获得数据,但是关于平台没有任何的标准。在法律方面,缺乏可行、连贯的定义。其次,关于应用程序和程序开发人员,大部分的程序开发人员,或者说这种小型的商业机构,是非常的具有创造意识的,也很有创新能力,但是他们并不了解法律,或者说这个行业有没有任何的标准。这方面既有机遇,也有挑战。

    二、移动互联网中新出现的监管挑战

    David Collingridge在1980年曾说:“监管不得不规制新的技术,就会陷入双重盲目的境地:技术的效果无法预见,除非得到广泛应用。但是技术一旦广泛应用的话,就会获得自我保护,很难再改变”。

    1970年的OECD公平信息管理原则经受住了时间的考验,到现在为止仍然在世界范围内进行推广和应用。亚洲有新的原则,APEC也有隐私保护原则。数据是没有国界的,如何监管,如何推广监管方法是很重要的。

    在移动互联时代面临着很多挑战。首先是透明和通知方面的挑战,是否要通知信息搜集的对象要搜集的内容,并给予一定的选择权。其次是可预见性的使用。最后,是被搜集对象的参与。

    当然,我们也有规制的机遇。第一,监管规制的机遇。规制发展速度已经远远快于立法速度。法律的修改修订或重新出台都是一个很长的过程。因此会出现空白,有一些行为准则或标准都是由行业来制定的,再由行业和政府共同遵守。虽然其不是法律,但也起到填补空白的作用。第二,共同规制的机遇。如美国和欧洲的DAA(EDAA)移动导引,NTIA Multi-stakeholder Process,FTC Staff Report Mobile Privacy Disclosures。

    三、21世纪的隐私规则

    技术没有好坏之分,也不存在中立之说。数据保护原则的演进有以下要点:一是有责性;二是数据保护的风险管理办法;三是更关注数据的使用;四是更广的损害范围;五是富有意义的个人参与。

    世界上关于大数据的讨论也越来越多。我们需要知道如何与消费者交流,告诉他们如何保护自己,帮助他们了解和获得权利。对于隐私保护,应该让科技为人们所用,更好地帮助人们保护隐私。数据的保留和使用应该是怎样的范围,其发展、使用和布局是如何?需要进行风险和收益方面的权衡和评估。

       结论性观点:一是在不牺牲保护前提下,对数据使用的最大弹性;二是建立更强的政府与产业界的联系,推动隐私保护导引的更新;三是共同规制的有效执行;四是多管齐下,创造更好的世界。



    4


    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牛凯:网络环境下未成年人的立法保护

    网络环境下未成年人的立法保护

    牛凯 中国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副秘书长

    网络环境下未成年人的立法保护

    牛凯 中国预防青少年犯罪研究会副秘书长


    互联网为20世纪最伟大的发明,正在全世界得到普及和发展,使人类的生产和生活方式发生深刻的变化,未成年人是人类的未来和世界的希望,同样不能拒绝网络。以中国为例,第七次中国未成年人互联网运用状况普及调查报告的显示,城市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已经超过了92%,农村的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超过了80%。互联网已经成为未成年人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互联网是一把双刃剑,在给未成年人带来学习、交友便利的同时,也不可避免使他们的身心发展受到广泛传输的不良网络信息的影响。网络交流空间的有效监管体系尚未形,未成年人互联网问题已经出现,并且日益凸显。为了保证未成年人健康成长,为了保证未成年人健康使用网络,远离网络的负面影响,防止他们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应当根据我国的国情,并且借鉴国外的经验,加快我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立法历程。我们正在起草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加强网络保护。

    一、未成年人网络社会存在的主要问题

    第一,网络成瘾。网络成瘾是指个体反复过度使用网络导致的精神行为障碍,表现为对网络的再度使用有很强的欲望,同时可伴随精神及躯体症状。网络成瘾这个问题对未成年人影响最大,很多未成年人沉迷于网络,荒废了学业,甚至影响了正常的家庭生活,给社会造成了很大的危害。

    第二,网络色情与暴力。如同真实社会一样,网络这一虚拟社会也充斥着色情暴力等不健康的内容,这些不健康的内容无孔不入,尤其色情网站,其不健康的内容以更加露骨的方式呈现,往往使未成年人深陷其中。

    第三,网络欺凌。网络欺凌是指个人或者群体利用互联网或者移动通讯网,以文字、图片、视频等形式折磨、威胁、辱骂、羞辱某人,一再伤害的行为,与传统的欺凌方式相比,网络欺凌目前已经从校园扩散到社会,影响时间持续比较长,表现形式多样,并且往往多次重复出现。

     第四,网络黑客。网络黑客是指一切未经允许或者授权侵入他人计算机系统的人,有着高智慧和高能力的未成年人。他们本应该成为该领域的佼佼者,但是如果没有正确的引导,就会导致未成年人网络黑客的出现。未成年人网络黑客行为,也必然会触犯法律。

    第五,网络犯罪。是指利用网络实施的或者基于网络的诱因实施的,与网络具有一定相关性的犯罪现象的统称。这种犯罪行为具有严重的危害性,严重干扰了社会秩序,并且中断了未成年人正常社会化的过程

     二、立法是解决未成人网络社会问题的重要手段

     只有通过立法,才能给网络空间创造一个可靠的安全的环境。加强互联网领域的立法,是我国依法治网的先决条件。目前我们国家涉及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立法情况,大致是这样一个情况:

    第一,法律,包括《未成年人保护法》《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等。

    第二,国务院的行政法规和规范性文件,如《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条例》《互联网视听节目管理规定》等。

    第三,其他部门的规章和规范性文件,如《互联网上网服务营业场所管理办法》《网络游戏管理暂行办法》等。

    第四,司法解释,如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先后颁布了《关于利用信息网络实施诽谤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若干解释》。

    此外,各省也制订了地方性法规,如《未成年人保护条例》《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条例》,还有《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实施办法》,总的来说这些法律法规、规章、或多或少涉及到了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基本原则、精神、办法,为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立法提供了有利的尝试。即便这样,但是还存在着层次低、范围窄,缺乏法律责任的缺陷,依然不能适应互联网迅猛发展,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立法势在必行。

    三、完善我国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立法的对策建议

    目前国务院法制办和国家网新办,已经将《未成年人网络保护条例》纳入了立法计划,年内将完成初稿。关于这部条例,我认为首先在理念上应该遵循以下理念:儿童利益最大化的理念,对儿童进行优先保护的理念等。处理好以下几个关系:体现中国立法特色与吸收借鉴国外经验的关系;网络个人行为和网络虚拟群体之间的关系;弘扬社会主旋律与保留个性空间发展的关系;国家管理与网络自由秩序的关系;法律手段和技术手段的关系;政府、司法机关与社会团体、网络服务业的关系。

    这个条例的内容应该包括政府保护、家庭保护、学校保护、社会保护、司法保护、法律责任几个部分:

    第一,政府保护,在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条例里,政府承担着不可推卸的首要责任。在政府保护的规定当中,应该规定保护未成年人网络隐私权、平等权、安全权等基本权利,加强对未成年人网络保护的宣传教育和研究,促进加强法律的实施和监督力量。

    第二,家庭保护,主要是鼓励家长普及熟悉电脑和网络知识,设立未成年人网络监护权。当未成年人浏览网站的时候,家长应该守护在旁,或者在电脑上安装过滤软件。

    第三,学校保护,主要是系统的规定学校应当建立能够适应网络时代的教育者队伍,教育部门应该加强对未成年人教育队伍,电脑基础教育的培训,提高他们驾驭网络能力,掌握网络教育方法,

     第四,社会保护,重点规定网络从业人员、网络服务机构应当自律,要提高从业人员的素质,增强网络服务机构的自律意识,网络服务业要端正经营宗旨,杜绝不良信息的制作、复制、发布和传播。

    第五,司法保护,重点规定国家司法机关在保护未成年人网络权益方面的义务,不仅应该积极履行在诉讼中的基本职责,还应该在司法保护中保护未成年人的隐私权,规范司法案例报道中关于未成年人个人信息的保护程序等。

    第六,法律责任,要具体规定违反条例应该受到的法律处罚,根据具体的情节给予制裁。




    5

    吉布森律所Andres:欧盟移动互联网面临的挑战

    欧盟移动互联网面临的挑战

    Andres Font Galarza 吉布森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一、移动互联网的重要性

    现在移动网络已经超过了桌面网络,发展很快,我们需要研究,这方面也有很多的机遇,发挥着国际方面的协同作用,以及国际和本地之间的协同的作用。

       过去五年中,在布鲁塞尔的欧盟政策制订者起草了很多文件,也提出了很多问题。我相信在接下来的五年中,我们会有新的一届领导,会面临很多新的东西。我认为肯定会有一些新的竞争引入,一些网络公司已经在市场上占到了一定的份额,而这些公司可能会对一些新进入的网络公司产生很高的戒备心,谷歌或者亚马逊等案件是显而易见的。互联网是一个双边市场,一边是消费者,一边是提供者,他们都会对对方产生很大的影响。

    现在布鲁塞尔欧盟政策的制订者希望管理可以对消费者产生影响。首先是选择的问题,是客观还是差别对待。其次是内容问题,原创还是复制。最后是价格问题,免费还是收取费用。市场上没有任何东西是免费的,那些看起来免费的东西,也是需要付出一定代价的,所以在网络的资本化的环境下,数据也都不是免费的。

    二、移动网络掠影

       移动网络覆盖了多重的经济活动,硬件发展得很快。很多监管机构定义了潜在的市场,因为他们都希望能够有更多的市场份额,更大的市场权力,进行更好的竞争。在不同的领域,有不同的运营和操作。现在我们也在电信方面进行了一系列整合,包括移动基础设施架构方面,不管是德国,爱尔兰,或是四大电信公司和Facebook都进行了有关整合。

    三、政策主张与挑战

    布鲁塞尔欧盟政策制订者也会面对这样的问题,在移动互联网的时代,出版量越来越大,应用的数量也越来越多,很多新的政策包括隐私保护方面也有很多发展。欧盟希望能够把整个欧洲统一成一个市场,这样就能够更好的一起协作。


       数据保护在欧洲是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我相信很多欧洲利益相关者都觉得这些成百万上千万欧洲中产阶级的数据,欧洲的很多电信公司或者网络公司没有从中获利的。我们也有一些近期的研究,特别是关于最近谷歌和西班牙公司的纠纷。有关数据保护,有望在2015年出台一个新的规定。

       1.竞争。前副主席Almunia说,基于数字业务在当前经济体中重要的增长性,在接下来的几年内数字业务的竞争政策执行将会越来越重要。从立法角度看,我们已经足够完备,我们的规定足够有弹性去适应新的市场发展。

       电商方面对于欧盟来说,是很重要的一块业务。现在在德国、法国、荷兰等等进行了一个反垄断调查,是供应商对网络运营商提出的诉讼和调查。

       大数据方面,新上任的委员认为现在正处在革命和变革的时代,竞争的场景和标准已经变化了。数据的数量和规模都是相当惊人的,而大数据也已经成为了各个公司调查中的重要部分。数据保护涉及一个重要问题,数据保护的界限在哪?我们希望能够从欧洲层面,有更加强大的机构保护,这些机构也应该出台一些强有力的政策,如说罚款等。同时应该有可供模仿的良好规范。在欧洲大陆上的很多国家,需要更多的数据保护方面的措施。

       这是我们的一些目标,这些目标也比较有野心。我们又回到了到底该谁出钱的问题。要进行这些投资,公司部门之间应该怎么样分担,到底谁来出哪部分钱,这还得是一个长期需要讨论的问题。但我们已经有关于投资和基础建设方面比较明晰的策略。

    2.网络中立。现在欧盟委员会的立场很坚定,他们是支持网络中立的,但是没有具体的论断。但是像歧视甚至抵制的问题,因为整个环境比较复杂,所以肯定要做出一些让步和妥协。

    3.地域障碍。在过去五年中得出的一个结论,在欧洲IP的保护已经发展了很多,比如商标、专利等的保护。电商对于更好的巩固欧洲市场和数字化的进程非常重要。我们必须要照顾到下游,不管是消费者的保护法,还是在电商中间对于消费者的识别等。如果不填补这些空缺的话,最后没有办法出台法律,没有办法为市场服务,更没有办法达到之前所说的最终目标,消费者也无法从中获益。

       要实现网络中立、数据保护,首先要知道社会和政府的价值取向。另外书籍出版商,还有像亚马逊这样的电商,都会有一定的传统文化,但是他们有很多冲突的立场。我们要找到一定的平衡点,做出一定的让步,要考虑法律法规方面的问题。有法规后,就可以规范市场。如果价值取向不能达到一致,就必须有人做出裁决。如果政府不能做决策的话,法官可以做出决策。




    6

    北大张平:《互联网企业个人信息保护测评标准》及抽样分析

    大数据时代个人信息的法律保护

       ——《互联网企业个人信息保护测评标准》及抽样分析

       张平 北京大学互联网法律中心主任

     一、中国对隐私保护的现状

    作为一个学术机构,为什么要去做互联网企业个人信息的测评呢?出发点是中国法律对隐私的保护,或者说对于个人信息的保护,还不是特别有效,尽管我们有一些立法,但是还不完善。企业在这方面处在无意识状态,很多互联网企业连隐私政策都没有,还完全是一种空白。

    有些大的互联网公司,已经注意到这个问题,但即使这些大的互联网企业,在隐私政策或者个人信息保护上,也存在诸多的问题。如果未来要参与国际贸易或者国际的电子商务,必须有好的隐私政策。所以在法律还没有特别有效的具体措施的情况下,我们通过发布这样一个测评标准,鼓励和促进企业自律。

    现在互联网各种商业模式的发展是绝对离不开数据挖掘的。今天或者说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电子商务的一个主流方向是谁拥有数据,谁就拥有市场,谁就拥有更多可以拓展的商业模式。这种情况之下,如果个人信息保护不好,就没有市场。

    二、测评标准的依据和层级

    测评标准的依据是国内的法律法规、国际公约和惯例,也参考了国外的一些国家立法,同时对国外隐私政策做得非常好的企业进行参考。

    希望通过测评的方式给大家一种直观的感受。隐私保护合格与否分为三个层级。一个网站如果什么样的隐私政策都没有,毫无自我约束,属不及格;基本符合法律规定的义务,属于合格;如果符合法律规定义务,属于良好;如果在国际基础上,还设有删除权有被遗忘权等超出法律规定的义务,就属优秀。想透过这种简单的表达提醒企业,我们没有干预企业参与市场活动,是提醒他们修订和规范行为。

     三、个人信息保护的国外经验

       通过第三方中立的促进,能够使企业完善相关规定,然后推动国家相关立法。现在指南中有最低的八个原则,这八个原则与国际上基本原则是一致的。APEC隐私保护是十大原则,中国指南是八大原则,我们的测评标准也采用了八大原则。

    欧盟和美国隐私保护政策的发展是一个渐进的过程。各个国家采取不同的保护水平。实际上隐私政策的制定取决于对互联网产业发展政策的定位,如果更多倾向于让互联网产业快速发展,可能隐私政策就会宽松一些;如果希望能更好地保护个人信息,考虑更多的消费者权利,隐私政策就要苛刻一些。但是苛刻一些相对来讲又制约企业的发展。美国基本上是绝对自由竞争的市场经济环境,它的政策就会有一些不同。最近日本、韩国和台湾地区,也都专门去对个人信息保护做了专门的立法。中国目前在这个领域里面没有专门法,但是会加紧去制定,这方面的立法研究非常活跃。

     四、《互联网企业个人信息保护测评标准》及测评结果

       这个测评标准在2014年3月15日,消费者权益保护日,发布了1.0中文版,现在已翻译成英文,并且发现1.0版确实有一些不足和不完善的地方,目前进行2.0的改进,将从本土化、专业化、国际化、前沿性四个方面进行完善。

    我们选择了九个比较有代表性的企业,有即时通讯的,有找工作的,有婚恋的,有支付的,有网络金融的,还有提供视频的等等。我们现在没有对他们的产品进行测评,仅仅是对隐私政策进行测评。从文本上看,我们得出了一个非常不乐观的结论。讲到知情原则层面,让用户知道收集信息,还稍微算及格,但是到了个人能够控制和信息的安全的层面,也就是说个人信息能不能被准确传播,或者个人信息能不能保证不再被第三方传播,基本上就是空白了,没有任何的保障。

    第一个测评结果显示,我们选取的21个项目当中,在隐私成本上平均只有8.5,合格率不足半数;用户透明度方面,大部分没有规定的;安全责任方面,有规定的比例非常小。对于不同对象的隐私政策差异很大,中国还没有非常规范和标准的做法。我们也不要求所有企业,都做到隐私保护高水平,但至少要及格,至少有最低的保护。

    希望中国的互联网企业,能够提高对个人信息保护的认识。作为学术机构,我们希望把多年的研究成果为社会所用,也很愿意帮助企业在这方面做一些规范。




    7


    牛津Mark Howard Stephens:欧盟被遗忘权面临的发展与挑战

    被遗忘权:欧盟当下面临的发展与挑战

    Mark Howard Stephens 牛津大学传媒法律与政策比较研究中心理事会主席

    我下飞机的时候看了《人民日报》上李克强总理的演讲,提到希望中国能够在全球的网络领域中有发言权,这点非常重要。牛津大学也从国际角度,从法律的角度审视这个世界。今天我主要谈谈被遗忘权,它现在成为了很多国家讨论的热点话题。

          一、被遗忘权的发展历史

       被遗忘权起源于欧洲大陆法。当时的含义是,社会可能会忘记一些发生过的事情,比如某个时期我在伦敦受到了一些侮辱性的话语,可能过一定的时间之后,我所受的伤害会被忘记。在其他的法律中,认为每一个罪恶的人都有未来,而每一个圣徒都有过去,我们不可能记得每个人过去所遭受的伤害。

       1995年,欧盟出台了一个有关被遗忘权的法律。放在一个更大的环境来看,那时谷歌、推特、脸书都还没有出现,大部分互联网应用都还没有出现。

       最近发生了一个案件,西班牙的冈萨雷斯先生申请被遗忘权。起因是他欠西班牙政府一笔债,西班牙政府在报纸上有刊登此事。如果将冈萨雷斯先生的名字输入搜索引擎,唯一出现的结果就是这则新闻。冈萨雷斯先生希望报纸撤掉此条新闻,也希望谷歌可以把这条搜索结果从网站上撤掉。最后因为一些法律的问题,他起诉报纸失败了,但是起诉谷歌成功了,搜索结果从网站上撤销。当时欧盟法庭的依据就是所有的搜索引擎都是数据的控制者,必须以一种公平的方式来处理数据。所有的不合适、不相关或者不再相关的数据,都应该从网络上清除。就是说已经过时的数据,以及和当前的生活不再相关的数据是可以在网络上消除掉的。

    二、被遗忘权存在的问题

    虽然当时法官的评判非常明晰,但是还是有一些问题。现在搜索引擎并没有很重视除掉这种被遗忘信息的义务。这与URL有关,在欧洲每天都会有很多将信息从网站上撤下来的要求。

    1.欺骗性问题。人们可以要求把不良的信息从网络空间清除掉。比如一个医生,可能因为自己的技术不精湛,出了一些医疗事故,在一段时间之后,他也会要求把关于医疗事故的信息撤下来。这就导致在搜索好医生和坏医生的时候,部分信息因为被撤销而具有欺骗性。

       2.影响搜索结果的准确度,被遗忘权可能会成为对过去的一种误导。报纸应该怎么办呢?报纸报道的肯定是过去发生的事情。举个例子,英国的副总理,一名伟大的政客,他在德国上学的时候犯了纵火罪,他现在就有权利撤销有关过去犯罪的信息,从大陆法系看是可以撤销。我们的想法是他是一个很好的政客,大学时候犯错是可以忽略的。这里有所谓的“重塑”概念,很多国家都有这种对于罪犯重塑再教化。我认为这是比较好的做法,但做起来非常难。如果这个人是名人,他这方面的记录和普通人相比,停留的时间就会更久。被遗忘权提供了一个在公众面前重塑形象的机会,但有时候其实是对过去的一种误导。

       3、只能从部分域名中删除信息,其他平台依然存在。这其中涉及一些实质性的问题,法律的角色是什么?法律允许人们能够改正自己的错误,有一个重新塑造的机会,让人们忘记过去,但是现在问题就是搜索引擎只是从域名上面去移除信息或者数据,比如从后缀名去除掉相关的数据,现在如果到Google.com还是可以看到那些被要求去除的信息。

    未来的12个月中欧盟将会出台新的法案来替代现有的1995年出台的法律,可能会实现更加有效的移除办法。如果不遵守,那么罚款的数额或将达到其全球收益的2%或5%。相信新法案不管对中国公司,还是美国公司,影响都会很大。



    8

    Brent Irvin:更开放的交流推动互联网行业有序发展
    --------Brent Irvin (艾文博)在致辞中表示,举办研讨会的最初想法是从国际化视角去探讨各国法律政策。因为无论是在中国、美国、欧洲还是其他地方,互联网法律面临的挑战,实质上都是相通的。要解决挑战,需要各国专业人士一同努力。
    ------以下是Brent Irvin (艾文博)发言实录:
    --------谢谢。我今天还是会用英语,我跟迈克是15年的好朋友了,我刚刚也说到了,我都不知道他会讲中文,他要讲中文,我就用英语,稍微平衡一点,因为我没有想到他会用中文,讲的很棒。今天的致辞,我只会简单的说几句,因为接下来我们有非常精彩的几个专题研讨,所以我不想过多的占用大家的时间。
    --------首先我想感谢三所大学,第一个是斯坦福大学,因为我也是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毕业的,研讨会的设立起因于我和斯坦福法学院前院长的一次讨论,我提议他们应该更关注中国,应和中国的高校合作研究,尤其可以考虑互联网法律与公共政策的话题,他也对这个提议非常感兴趣,我们的论坛由此开始,已经成功举办了三届。
    --------其次,要感谢北京大学,因为和斯坦福大学讨论后我就去了北大,如果没有他们的这种冲劲,没有他们的热情,我们没有办法建立起这么好的平台和研讨会。
    --------最后我还想说几句我们新的成员—牛津大学,因为我们研讨会最初的想法就是说需要更多的国际化的视角讨论各国的政策,我们从美国和中国开始,现在我们(研讨会)不仅加入了全球顶尖的大学,也加入了新的国际化视角。
    --------另外,我还想感谢我的团队,司晓是我们公共战略研究部的负责人,也负责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的运营。他和他的团队与三所大学进行了密切的合作,一起筹办了这次的会议。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在国内有一定的名气,但是美国和欧洲不一定了解,大家可以和他聊聊,他们做了很多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在他的发言中也会和大家介绍。
    --------最后我说一下,为什么要举办这次会议呢?作为一个美国人,我在中国的网络公司工作,很多人问我为什么会在这个平台上工作?我想对我来说,我之前是在硅谷一家知名的律所工作,现在我在腾讯已经工作了五年。我想说的是,不管是你在中国、在美国、在欧洲还是在任何地方。互联网相关的法律和政策问题,不管是大数据还是专利等方面,这些问题在世界各地都是一样的,虽然国情不同,但是问题的实质都是一样的。这个时代在不断的发展,中国经济体,还有其他的新兴的经济体,新兴的公司和行业也在不断的发展壮大。所以我们特别希望看到有不同的背景,不同文化的人聚在一起,在这个开放、包容、前瞻的平台上,一起探讨,一起碰撞,解决我们共同遇到的问题。
    互联网法律问题是全球性问题

       Brent Irvin(艾文博)接受了媒体专访,对腾讯在知识产权保护和如何应对国际化进程中的挑战等问题进行了回答。
    企业国际化:组建国际化法务团队,保障公司产品走出去
      腾讯与国内其他互联网公司都在加速国际化的进程,除了技术创新和商业战略的考量,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产品进入其他国家前,在法务上需要快速应对,做好风险防范。以腾讯微信为例,微信在国外的活跃用户早已超过1亿,并有多个国家的语言版本,覆盖200多个国家与地区。每个国家和地区的法律制度与司法实践均有较大差距。因此,一方面需要进行主动布局、前瞻布局,与外部支持伙伴进行紧密沟通合作, 同时也需要打造国际化的法务团队,在公司业务更多的走向海外的时候,为公司业务发展保驾护航。目前腾讯法务团队在国际化方面已经取得了显著成绩,除Brent Irvin (艾文博)外,团队中还有很多熟悉国外法律的法务人员,很多人都有海外留学或者工作经历,而且团队会通过各种国际性的研讨会与其他国家的专家进行交流,了解各国的情况。另外,团队会和国际一流的律师团队进行合作,现在在全球很多国家和地区都有优秀的合作律师。
    法务管理:跨部门防控,重视人才培养
      由于互联网产品的快速迭代和互联网企业的快速成长,出现了大量新型的、复杂的法律问题,法务团队面临非常大的压力。Brent Irvin (艾文博)表示,在此情况下法务团队根据公司发展的需求不断调整法务策略,深入到公司的各个层面。例如为了更好的支持公司业务的高速发展,在腾讯董事会设立了专门的合规委员会,公司的每个事业群均有专门的法务支持团队,全面地支持公司的业务发展。
      法律工作是极具专业性、挑战性的工作,腾讯法务的平台、诉讼、并购、专利、研究等团队分工合作,相互配合。作为法务管理来讲,每个专业的法律领域均需要较长时间的知识学习与经验积累,法务管理者更需要的是在方向与策略进行管理,充分的授权是团队不断成长与成熟的关键。同时,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既懂技术又懂法律的复合型的人才极为缺乏,腾讯法务团队高度重视法务人才的培养与选拔,一方面积极引入高质量的人才队伍,但同时更加注重自己团队的培养锻炼,通过案例实践、内部培训、法律研究等方式,打造了一支执行能力强、学习能力强、抗压能力强的高素质法务团队。
    知识产权:积极维权,促进产业共同发展
      Brent Irvin (艾文博)表示, 腾讯公司法务团队贴近业务实践,全方位支持业务团队的知识产权运营,与业务团队一起设置知识产权保护策略。法务团队建立了专门的业务接口平台,根据业务部门的需求,设立细分的接口小组,建立了全面的知识产权风险防控体系。同时,法务团队在公司购买外部合作伙伴的知识产权时,高度重视与对方在知识产权方面的深入合作,例如在版权的维权和管理方面,法务团队通过切实有效的工作成绩,向合作伙伴展现出腾讯对知识产权价值实现的高度重视。
      腾讯法务部设有专门的维权团队,全面覆盖公司各个相关业务部门,在知识产权维权工作中进行周密的战略部署和整齐划一的布控。以《中国好声音》第三季维权为例,腾讯维权团队在节目之前就对节目监控和维权工作进行了全面论证和详细部署,通过权属确认、监测、取证、行政投诉、民事诉讼、刑事打击等多种方式,构建立体维权体系。腾讯实施的多轮预警、多领域监控和多渠道沟通下线等复合型维权手段,有效的遏制了侵权行为的发生,有效的保证了其独播优势,实现了直播期间《中国好声音》第三季的有效播放量42.72亿次的佳绩,并直接促进了公司营收的增长。
      知识产权的保护不是一家企业的事情,而是整个行业需要共同推进的事业。基于此种认识,腾讯在2014年7月正式成立了腾讯互联网与社会研究院,与各家互联网企业、研究机构合作,旨在围绕产业发展的焦点问题,通过开放合作的研究平台,共同推动互联网产业健康、有序的发展。



    9

    互联网企业的双层股权

    Michael Klausner 斯坦福法学院教授

    阿里巴巴到美国上市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美国有双层股权的设置而香港交易所没有。美国允许双层股权的设置吸引了很多中国的企业,占美国上市中国企业总数的三分之一。

    什么是双层股权

    双层股权有不同的形式变体,但基本的形式是公司有两个不同的股权,第一个是A类股权,一股一票,这就是跟普通的公司股权没有区别的。第二个是B股股权,一股多票,即一股代表很多的票。这样一个多票的股权,主要是由一些创始人,或者是创始的公司及家族所持有的,这样的股权设计让他们在投票的时候占有绝对的权利。

    双层股权的影响

    采取双重股权的企业更重视企业的长期的价值,但是这种积极的长期影响很难进行量化并体现在企业的股东回报率上面。

    一般双重股权对于公司治理来说不是一个很好的结构,一方面管理者通常对企业信息的披露有所限制,另一方面他们可以通过双重股权来行使自己的管理权利,并可能会从中获取自己的私利。

    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有三分之一都采用了双层股权,而采用双重股权的投票权的回报率是大于普通股东的回报率的。我们不是很清楚有投票权的人,是否会太多地顾及到那些不占主导地位的股东的权益。

    双层股权对市场价值的影响

    -------在美国,采用双层股权企业的市场价值大概会降低3%到6%。但是在加拿大和瑞士的研究显示,这种双重股权的实施对公司的市价没有什么影响的。由于还有其他的替代性的法律来约束管理,双层股权的企业管理层也会顾及到股东的权益。

    因此,不管我们在评价双层股权,还是讨论双层股权监管的时候,都必须要在国家不同的司法制度情况下来思考问题。

    双层股权的监管制度

    以谷歌公司为例,我在谷歌IPO的时候就没有买它的股票,当时因为我觉得它有双重股权,但是我现在想起来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愚蠢的决定。但这种情况是和国家的背景及投资环境有关,每个国家都不一样,因此也很难有一个一致的结论。

    比如说在美国通用的信息就没有办法直接转换成其他国家可以使用的通用信息,还有在司法管辖的层面上来说,双层股权是否影响股东的投票?因为有时候虽然说他们进行了投票,但是可能这个投票并不是有作用的。而这些情况就需要双层股权设置有效的监管制度对股东进行保护,为股东提供安全性的保障。

    再延伸一步,我们要把双层股权企业的IPO这个阶段整个去除掉?还是在公司上市后进行规制?一旦具有双层股权企业的上市以后,它可能会损害IPO阶段的股东权益,这也需要很好的监管。


    10


    Phillip R.Malone:网络上的竞争,优势地位与创新

    网络上的竞争,优势地位与创新
    Phillip R.Malone 斯坦福大学法学院教授

    因特网是一个很好的推动创新的平台,推动了我们整个社会和经济的发展,当然,因特网的发展还在初期阶段,还有很大的空间可以创新。创新最大的驱动力,是激烈的竞争,而非垄断。下面我要与大家讨论三种可能构成不正当竞争的行为:

    竞争性的商标关键字问题

    在搜索引擎上搜索某企业产品或服务的有关关键字,可能会出现相关竞争者的搜索结果。举例来说,如在谷歌上面搜索“可口可乐”,在搜索结果中会出现“百事可乐”的广告,这就是一个竞争性商标关键字广告。部分商标所有企业会对这种现象非常不满,认为这是种侵权行为:他人在利用自己公司的商标,引起消费者关注他人的商业广告。他们认为消费者可能会被迷惑。但他们没有意识此种现象有利的一面:消费者获取到的信息增多了,从而可以拥有更多的选择,因而商标关键字广告,是一种很好的促进竞争的方法。目前,法庭比较赞成辩护方的观点,认为搜索引擎本身,或者说此种竞争方式既不构成商标侵权,也不构成不正当竞争。

    我认为,法庭这样裁决,是秉持着维护正当竞争的理念,试图促成一种三赢的局面:一方面增加了竞争者本身网站的流量;另一方面,对于消费者而言,多出了更多的选择;而就搜索引擎方如谷歌,其广告收入也增加了。

    搜索引擎使用作品内容侵犯著作权问题

    在德国,存在一种辅助的版权法,根据法律规定,比如说像谷歌这样的搜索引擎,其将某篇文章的一个小部分用在搜索结果的条目里面,也需要支付给文章版权人一定的费用。于是谷歌就遵循法律,只用文章的题目,不把文章的任何内容登在条目里面。这时,很多公司就愿意放弃这个权利,同意搜索引擎把作品的一些内容如只言片语放在条目里面。但是其中有一个公司认为搜索引擎只能使用文章的题目。于是,此后的两周人们在谷歌上搜索自己的文章的时候,就只会出现一个题目而已,没有显示任何的内容。事情发展的结局是比较戏剧化的:在这两周内,文章浏览流量减少了40%,原因就在于在搜索引擎的界面里有关文章的信息提供得比较少。而后在整个谷歌只录文章题目期间流量下降了80%。于是,作者们又同意谷歌可以把文章某一些节选的片断直接放在谷歌的搜索引擎条目里面了。

    关于反垄断法问题

    首先是关于谷歌搜索的反垄断调查。美国和欧盟均对谷歌搜索过程以及进行搜索的方法进行过有关调查,美国的联邦贸易协会(FTC),经过长期调查,认为谷歌的搜索过程是一种歧视性的行为:将自己品牌的服务供应商放在搜索条目的最前面,而将其竞争者的服务商放在后面。

    其后,FTC又经过长期的调查认定谷歌并没有违反美国法律。理由是谷歌此种搜索过程的首先获利者是消费者,谷歌把自己的服务放在较前面位置,是为消费者着想,因而这种行为并不违反反垄断法。

    欧洲委员会对谷歌是否有歧视性的搜索结果也进行了长达四年的调查,其结论与美国不同,欧洲委员会认为谷歌把自己的网站放在前面,把竞争者的搜索条目放在后面的行为,是违反反垄断法的,如果谷歌将自己的网站在搜索条目中后移,将会给消费者带来更多的选择。因而,欧洲委员会要求谷歌把竞争者的搜索条目提前,一视同仁地对待他人的网站。

    在过去的20年里,我们一直在研究一些问题,如反垄断法作为反垄断的工具,是不是能够达到法律设立的目的?在互联网这样一个极具创新的领域中,反垄断法是不是足够完善?我认为,反垄断法的运用需要我们进行以事实为基础的分析。反垄断法是保证市场有序竞争、推动竞争的非常必要的一个工具。



    11

    斯坦福Marvin Ammori:为什么美国企业支持网络中立?

    网络中立影响未来经济的五个方面

    Marvin Ammori 斯坦福大学法学院兼职研究员

    美国网络中立的法律政策

       我个人是支持网络中立的,这也代表了很多美国公司的想法。网络中立实际上就是网络服务提供者(在美国主要是电话和电缆的公司)应该对互联网企业一视同仁,而不是一些网站是比其他网站得到更多的服务。举个例子,比如有一个电话公司提供网络服务,但却屏蔽其他的电话公司,或者一个美国的电缆公司驱逐在线电视,来保证大家付费看它的电视。这会损害竞争者的利益。还有一些歧视性的待遇,也是网络中立需要解决的问题。比如快车道和慢车道问题,电话电缆公司如果大公司付费,就给快车道,其他的就是慢车道。我认为这是不合理的,如果一个视频公司,想跟大公司竞争,但下载速度太慢就没有办法竞争。我们必须有一个公平竞争的环境,保证大家都能做生意。

    美国网络中立的政策发展历史
      在美国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法官,他曾经说,一页历史就是一整卷的逻辑。五六十年前,电脑非常大,得放在专门的房间,现在电脑非常小。把虚拟终端和主机联系起来的电话线,通常是电话公司所有的。在美国要保证这些电话公司不会干扰这些虚拟终端和主机之间的通讯。比在北大有一个主机,大家都有一些终端,可以在主机上互相留言,就像发邮件一样,在终端上可以看到其他人的留言。如果想给牛津或者斯坦福的人发邮件的话,就必须通过电话线将各自的电脑连接起来,这样就相当于我们共享了一台主机。
      最近美国电缆公司不让互联网企业接入所有的电脑,需要给钱才能接入因特网的某些部分。在美国有很多关于网络中立的讨论,很多美国人都认为因特网应该是公开的,而且是免费的,而一些大的电话公司和电缆公司不这样认为。在过去的十年,我们有很多的讨论:支持中立的人认为应该是免费的,现在一些互联网企业都不希望这些服务提供商对他们有所歧视。大的电话企业挣了很多钱,美国联邦通讯委员会(FCC)实际上是被电话电缆公司所控制了,但是他们没有给他们这些电话电缆公司足够的管制,这就是过去的十年的状况。
      今年,法庭判决一个联邦机构在2010年并没有采用网络中立规则。2010年这个机构为了不惹恼这些电话或电缆公司,区别和歧视性对待,导致400万用户给FCC写信,一天之内打了30万电话到白宫。我们建议这个机构采取网络中立的规则,来避免在法庭被起诉。

    网络中立影响未来经济的五个方面
      为什么网络中立性对于未来的经济发展是如此重要呢?
      第一,网络中立可以保证美国网络保持当前的状态。互联网本身运用广泛,人们通过互联网交友、学习等等,这不应当被电话、电缆公司所阻碍。
      第二,网络对人们的教育、金融意义重大。电话或者电缆公司不应该通过创造一些所谓的“快车道”去屏蔽部分公司。

       第三,需要提供低廉成本的创新的机会,例如Facebook, Google等企业都是因为有良好的网络环境才能够得以创办。

       第四,要保证互联网的基本技术和功能,来促进创新。就像无人驾驶汽车,需要通过互联网进行控制,这些新的工具都需要互联网的支持。

       第五,要保证市场的健康发展,使得全球性公司能够在美国市场竞争。如果对竞争者收取高额费用的话,国外的竞争者可能就无法进入美国的市场。

    希望我们最终会走上网络中立这条道路,以促进网络和经济的发展。